择校桥 > 新闻资讯 >

中国在“奥数比赛”中连连失利,我们需要反思奥数教育吗?

2019年03月01日 16:13:38

最近,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号称是近几年最强组合的中国数学队,竟然在第11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RMM)中失利。而在另一项重要的数学竞赛“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中,过去拿奖拿到手软的中国队,也已经连续四年没有拿到冠军了。

01

中国队全员失利

?

最终成绩,美国代表队获得3块金牌,中国队无一人获得金牌,最好的个人成绩是获得银牌15名,总成绩排名第6。

?

?

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是面向全球中学生的顶级数学赛事,试题难度和质量非常高,被认为是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难度最高的一项。

?

(美国代表队四名成员获得了3金1银的成绩)

?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数学大师赛一共6道题,而在第三题上,中国队6名选手除了一名拿到1分外,另5名同学均拿了0分。

?

而获得金牌的9名选手中,前7名在这道题上都拿了满分。

?

?

这道难倒中国选手的第三题,内容为:

?

翻译:给定任何一个正实数e,证明除了有限个正整数以外的所有正整数v,任何有v个顶点并且有大于等于 (1+e)v条边的图至少包含两个不同的等长简单回路。

(请记住,简单回路的概念意味着该回路中的顶点不能重复)

?

对面这种国际性的赛事“天生数学好”的华裔群体基本上从不会缺席此类赛事,但令人惊讶的是在成绩上,被认为是“天生数学就不好”的美国人,自2015年起,基本揽获所有冠军。

?

可问题是,中国选手集体失利的场面还是头一次出现。当然,一次失利并不能否认中国数学队曾经的成绩和辉煌。

?

但看一看社会对“数学”以及“科学”教育的看法。可以看到这次中学数学队集体落败并非偶然。

02

“田园奥数”不是真奥数

?

我们的奥数泛滥之后,就几乎完全变成了升学应试的功利性手段了,有的奥数只是把初高中才会接触到的数学知识,提早放到小学里去,逼迫学生提前学习。还有一些是故意曲解概念的“脑筋急转弯”和“数学杂技”,更是对学生学习数学的严重误导,是典型的“数学杂技”。

?

还有那种“一条船上有75头牛,34头羊,问船长几岁?”的笑话类脑筋急转弯问题,以及锻炼学生猜测老师思路的“找规律”,已经完全脱离了数学学习的初衷和本质。

?

更何况,在奥数和升学挂钩之后,绝大多数人上奥数培训班的目的是应试,参加竞赛也都是功利性的,并不是为了锻炼数学思维。这些泛滥的低级的所谓“奥数”学习,给学生的数学学习带来了严重的负面作用。

?

去年2月,一道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整治校外补习培训的禁令彻底摧毁了,畅行中国30年无阻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班”。先是“华杯赛”全国组委会暂停开赛,再是“希望杯”、“学而思杯”、“走美杯”等等一系列赛事终止。

?

最后,教育部连高考加分也取消了。难道,苦了几代中小学生的数学竞赛真的会就此偃旗息鼓?

?

可惜,即使没有奥数竞赛,巧立名目,展开各种培训的机构也不会就此作罢。大批的拥护者又会将其他的项目拥向神坛。

?

一个“奥数”竞赛倒下了,千千万万个“奥数”竞赛又站起来了。

?

这根本不是一个数学竞赛能背的锅,一方面,家长和学生整天哭天喊地数学难;另一方面,挤破头又要给孩子报上课外班。不管能不能学会,先要装作一幅不能输在“起跑线”的样子。

?

在家长焦虑孩子前途,学生焦虑考试的时候,补习班焦虑卖课业绩的时候,忽略了一个普遍缺乏的常识——真正在数学上有天赋的人,不会靠着一个“奥赛班”学有所成,他需要的是整个逻辑思维和专业性的系统培训,这是市面上热销的“课外班”力所不及的。

?

而一个没有天赋,对数学无知无觉的人,也不会靠着一个“奥赛班”学有所成,他需要的是对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的探索,这不是“课外班”可以做到的。

?

长此以往下去,“聪明人”固化了“聪明人”的认知,“愚蠢人”始终认为自己技不如人。

?

这真的是我们所希望的“理想型”教育吗?其实,数学竞赛没有任何错,它不需要为那些贩卖焦虑的家长和机构买单。

?

在知乎上,有一个关于“初中奥数为什么这么难?”的问题,是这样回答的:

?

“其实,奥赛难就难在一点——毅力。

?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兴趣之低,能把生活这件事做得马马虎虎就算很不错了,还谈什么奥赛呢?”

?

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和兴趣,才是驱使人类往前一步步迈进的重要原因。

03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

普林斯顿数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翰纳什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并且伴随他的余生,他所面对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面对这个更疯狂的宏观世界。尽管,他所研究博弈论已经成为学术前沿,但纳什从来没有以荣誉为主导,去从事任何数学研究。

?

?

纳什的一生就像是亚伯拉罕献祭一样,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数学”,数学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

他在笔记本上写道:“理性的思维阻隔了人与宇宙的亲近”。(?Rational thoughts impose a limit on a person’s relation to the cosmos.)与其说,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不如说是诺贝尔奖主动找到了他。

?

一方面,我们应该淡化对国际奥数竞赛成绩的过分看重,让其回归本质,它只是高中学生展示自我数学解题水平的一个活动。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给数学有特长的学生一个平台,让数学竞赛发挥本来的作用:普及与提高,激发学习兴趣。

?

也许就像这次引起大家关注的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它对自己的介绍是,为年轻人展示其数学能力、交流知识和加强高中教育中的跨文化交流提供机会。

?

?

菲尔兹奖首位华人得主丘成桐教授说:“做数学竞赛绝对成就不了数学大国。数学其实是做研究,而奥数却只是做题目。奥数金奖只能证明考试的能力,而不是研究的能力。研究的根本是自己找问题,而奥数训练的不是这个。

?

只知道去做别人的题目,而不知道去做自己的题目。有些地方将学生聚在一起,进行专门的奥数竞赛培训。获了奖又怎么样,我教过好几个得过奥数金奖的中国留学生,这些学生的学问太狭窄,对考试有能力,对思想没能力,最后连毕业都困难。”

?

12岁获得奥数竞赛金牌的菲尔兹奖得主陶哲轩说“数学研究和奥数的环境完全不同,奥数就像是在可以预知的条件下进行短跑比赛,而数学研究则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可预知的条件下进行的一场马拉松。”

?

一个好的数学学习方式,应该是点燃学生对数学的兴趣,启发学生的数学思维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奥数,应该是学生学习数学的起点,而不是终点。至于那种大炼钢铁型的伪奥数学习,即便中国数学竞赛成绩跌至全球垫底,也没必要再为他招魂。 

?

对真正喜爱数学的孩子来说,奥数不应该是他们喜欢的唯一目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所谓的“铩羽”“惨败”,既不应该浇灭他们的数学兴趣和热情,也着实有利于让奥数成为真正喜欢数学者的竞赛。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奥数的热情消退了,很可能现在又盯着新近流行的编程热。

04

仍将保留高中奥数比赛

?

继去年9月发布《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后,教育部最近首次公示了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名单拟确定科技创新类、学科类、艺术体育类全国性竞赛活动共31项。在14项学科类竞赛中就有中国数学会主办的全国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面向高中生),其他诸如高中生物理奥赛、化学奥赛等也都被保留了下来。

?

?

“高中奥数竞赛从来没有取消过,但初中生和小学生学奥数的确降温了许多,去年上海的初中数学竞赛就没有举行。”长年进行奥数研究与教学的原闸北区数学教研员杭顺清说,高中生学奥数除了获得数学能力的提升,主要是为了两个“出口”,一是参加奥数比赛,二是为了参加高水平大学的自主招生测试。

?

数据显示,近40年来,全国仅有600多人入选国家奥数集训队,每年选派十多人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但是,为了攀登国际奥数的塔尖,或者把奥数作为升学敲门砖,全国每年不计其数的孩子投身学奥数行列。丘成桐对此提出强烈批评他表示,奥数培养不出大数学家,应当按数学学科本身的规律与人才成长规律来教数学、学数学,最重要的是奥数不应作为升学条件。

?

2014年底,教育部等部门出台政策,称2015年1月1日之后高中阶段获得的体育特长生、参加竞赛获奖学生等,将不再获得全国性高考加分。去年,教育部在部署普通高校招生工作时,原有的6项加分内容也被全部删掉,这意味着全国性高考鼓励性加分项目也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

虽然高考统考明确取消了奥赛加分,但考生的相关学科特长仍可作为高校自招优先给予初审通过的条件,国内大多数高水平名牌大学仍把“在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计算机等五大学科竞赛中获得省级竞赛一等奖以上的考生”列为人才培养重点对象,有些二等奖获得者也会被相关的高校相中。其实,这也为教育部在高中生中保留奥数等学科竞赛提供了沃土。

分享到:
文章排行
  • 蕃茄田
  • BSN荷兰商学院DBA工商管理博士学位班
  • 协和万源城
  • 新航道